信托代销灰产:“内鬼”倒卖信托产品年入千万_快三回血群
信托代销灰产:“内鬼”倒卖信托产品年入千万
分类:产品运营 热度:

本报记者 樊红敏 郑利鹏 北京报道

“一边在信托上班,一边在外面开个第三方理财,倒倒项目,卖卖额度和产品,一年轻松到手几百万元上千万元,草根金融民工瞬间变高富帅。” 数年前,信托圈内的谈资正在照进现实。

《中国经营报》记者近期调查采访信托公司、第三方财富机构等多个机构发现,信托代销灰色产业链正在逐步成形,并稳定下来。该链条中,信托公司业务“个体”和第三方财富机构成为最大赢家,留给信托公司和投资者的则是“一地鸡毛”。

灰色产业链兴盛背后,是信托业直销渠道建设之囧。

对于信托业来说,目前掌管的资产总规模已逾20万亿元,成为银行之外的“第二大”金融业。然而,真正“掌管”财富的专业人员仍未能全面就位,如何解决信托财富团队建设迟滞和庞大资产管理规模之间的错位,恐是信托业要深入思考的问题。

买信托能“返现”

按照常规销售模式,一般信托产品上市发行,除了由内部财富团队直销外,还会通过银行、券商等金融机构代销

不过,记者调查发现,部分信托公司产品在一些财富网站、财富公司销售人员的微信朋友圈、甚至社区、贴吧等各种非常规渠道也大肆售卖。

例如,一家名为“信德金服”的网站挂出来自华鑫信托、国民信托、金谷信托等至少十家信托公司的200余只产品。除了展示信托产品的亮点、期限、担保措施、收益率等基础信息之外,信德金服还提供了预约窗口,并标明返现礼包额度。以国民信托为例,信德金服搜索结果显示,其共发布国民信托产品25只,13只处于“在售”状态,每只产品返现礼包在2000元到1万元不等。

记者以投资者身份与信德金服销售人员交流获悉,其服务内容包括,确定客户需求,协助客户挑选、分析产品;确认产品后,向信托公司预约认购额度;向信托公司调信托认购合同;项目存续期间的相关服务等。

上述销售人员还向记者提供了部分产品的推介、合同、尽调报告等资料。据其透露,信托产品的底层法律文件,他也可以提供。

此外,相关产品的还款合同、保证合同、抵押合同、抵押物评估报告、股权收益权转让回购协议等核心资料销售人员也有掌握。

记者调查了解到,除了信德金服外,寰宇金服、大管家理财、万福财富等多家机构也有推介代销信托产品服务。值得一提的是,多家机构销售人员在推介产品过程中均承诺有投资返现,其中,政信产品返现的比例主要根据融资方所在区域、产品存续期限、相关方让利幅度等有所不同。以投资额度100万元为例,给到的返现额度在一两千元到两万元不等。

代销“罗生门”

其实,监管对通过互联网平台引流、代销信托的规范整顿亦从未间断。

公开报道显示,2014年出台的99号文及其执行细则规定,“禁止信托公司委托非金融机构以提供咨询、顾问、居间等方式直接或间接推介信托计划,切断第三方风险向信托传递的渠道,避免法律风险。”2018年8月,北京银保监局、上海银保监局、浙江银保监局等属地银保监局曾先后下发通知,要求立即停止与第三方互联网平台合作将客户直接“引流”至信托产品等违规销售行为。

此前,2019年2月,中国银保监会信托部曾向各地银保监局发布关于信托公司通过第三方互联网机构违规引流资金信托产品风险提示的函件,其中列出了“部分为信托公司提供资金信托产品引流的第三方互联网机构名单”,信德金服赫然在列。

记者注意到,一旦信托产品进入第三方财富机构代销环节,将面临诸多风险隐患。

例如,根据销售人员的介绍,对于手头有高净值客户资源的投资人,他们可以提供信托产品合同,由其自行与高净值客户签署合同,然后财富机构可以按照相关产品的返现比例进行返现。

此外,据记者调查了解,一些财富机构实缴资本较低甚至并无实缴资本,销售团队成员来自全国不同地区,实行合伙人制,公司对销售人员的销售行为及售卖产品情况并不完全知情,所以无法起到对合伙人进行管理约束的职责。例如,记者在向前述机构万福财富核实相关情况时,该公司法定代表人表示,不存在推介代销信托产品的行为,相关人员的推介属于个人行为。

就信托公司与财富机构之间是否存在合作,具体模式、销售费用等相关问题,记者采访了多家信托公司。

华鑫信托书面回复称,“经查询,第三方财富机构网站所载我司产品信息,存在诸多信息不实情况,如部分产品,公司并未发行、部分产品名称、收益率明显错误等。网站上所列的我司产品信息均未经我司授权发布。我司已向相关网站提出严正交涉,要求将未经我司授权的信托产品信息全部撤除,否则我司将采取进一步法律手段。”

上一篇:朋友圈保险产品营销乱象几时休 四部门联合发文 下一篇:映盛中国CEO谭运猛博士:媒介化产品营销成为营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